子时夜钟语(语梦/子钟)

我爱舅舅,绝不离开ww

沙雕段子

是群里面的小可爱说起的,关于澄这个字的念法。

澄是个多音字,有cheng和deng两个音,然后就由这个延伸出了一个沙雕段子



part1

大概小的时候,魏无羡经常叫江澄师妹,之后被一通威胁,发誓再也不这么叫了,第二天,江澄就听到魏无羡叫他澄(deng)澄(deng)。


然后,魏无羡再和江澄一起出去玩的时候,江澄待他去了有一堆狗的地方……


魏无羡之后对金凌表示,这就是小孩子的报复心里,江澄一直都是一个小孩子,被蓝家主母知道后拿着紫电围着云深不知处跑了一圈。


part2

在此时出了之后,蓝曦臣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想叫江澄(cheng)江澄(deng)澄(deng),但忍住了。


结果又一次在呼唤自己的爱侣时打了个喷嚏,硬生生叫成了江澄(deng)澄(deng)。江澄听到后三天没理蓝曦臣,至于最后两人是怎么和好的,不知你听没听过一句话——


没有什么矛盾是上一次床不能解决的,如果有,就两次。




最后宣群一个曦澄群,磕其他cp的小可爱不要进哦ww

群号:868744187

【华武】颂曙光

★是和 @摇光☆ 的联文,华武双视角

★这么长时间不更不怪我,要怪就怪摇光,我个人非常想更她同一时间发文,但……她不写怪我喽?!然后就我先发了,欢迎前去催她的第二章(请在颂曙光第一章文明催更)



忽梦少年事,我于一片混沌之中,看到了过去,还记得刚进武当那会,对一切事物都不熟悉的我被师兄抱在怀里讲武当的故事,拉着我去看武当的景色,我还和他去见过掌门,师兄说掌门已看破红尘,现今早已大彻大悟,可我总觉得,掌门是很悲伤的,从眼神就可以看出。

后来师兄死了,有些武当弟子看我的眼神带上了厌恶,因为我可能会给武当带来灾难。我将自己关在房里,面对一片黑暗和寂静,逐渐陷入绝望,直到一个晚上,掌门踏月而来。

明明是很美的场景,我看着掌门站在我的房门口,月光撒在他的身上,风轻轻吹起他的衣服和头发,宛若仙人下凡,不食人间烟火一样。可不知曾得,这却给我一种没落的感觉,就像现在的我一样,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人?

掌门甩了甩拂尘,拂尘轻轻滑过我的脸颊,带来一阵香味,不是武当惯用的檀香,似乎是莲香?

“切勿将自己陷于泥潭之中。”

“逝者已逝,生者只需好好待自己。”

短短几句,将我从悲伤中拉了回来,我点了点头,目送掌门离开,然后在屋里屋里放声大哭,第二天,我便离开了屋里,重新开始。

“楚茗渡,你#¥%@,给我站住!!!”

“师姐!!!不你听我说!!!”

唔……怎么这么吵……

我睁开眼睛,看到了窄窄的木质天花板,我用双手撑起自己的身体,使自己能够坐在床上。在双手用力的时候,小臂上传来阵阵疼痛。我靠在床上,抬手看向小臂,上面绑着洁白的绷带,托这伤口的原因,我总算想起来自己怎么了,那么,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现在因该是在华山?被华山的人救了?

我环顾整个屋子,屋内陈设简单,只有一些桌椅,放在离床和近的地方,屋子的正中央还有一个火炉,温暖了整个屋子。桌子上面放着一个木盒子,盒子地下压着一张纸条。

我伸出手,正好能够到纸条,我又看了一下屋子的右边靠墙的位置,嗯,空的,那里应该才是原来放桌子的地方,桌子是被人特意移了过来的。我抽出纸条,上面写了一行字:如果饿了可以吃盒子里的饭。☻

应该是很天真的人吧……还在最后画个笑脸……

“楚茗渡,我们派都这样了你还捡人回来!”

“谷潇潇师姐!你听我说,我是看到他在龙渊那边晕倒了才带回来的,不然他会冻死的!!!”

【曦澄】龙凤呈祥

★ooc致歉

★如果有时间可能会写文中澄澄对丞相儿子的反抗的过程



正纪元年,有一人,姓江名澄,字晚吟。此人格外有名,上至朝廷文武百官,下至平民百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原因有二,其一,此人以地坤之身反抗天乾,引起了极大的轰动,同时还向自己的恋人,也就是当时的圣上上书,制定了平等条律,使得不少地坤脱离委曲求全的生活;其二,此人以地坤之身担任两大要职——户部尚书和皇后,而且为人正直,所作所为并不比历届的百官差,甚至还受到黎明百姓的连连赞赏,这一点,是朝堂之上许多人所不能及的,而他身为一国之母,也不过是个虚的,因为皇上此生只此一挚爱,再未娶过他人,后宫他不需要管理什么,也就平常有什么官员的夫人有要事求助于他才会以皇后的身份忙一忙。

他在皇上面前极其受宠,曾经在两人还未公布恋情之前,配了一对发簪,一龙一凤,意为龙凤呈祥,此时,并没有太多人发现,不然也不会发生之后的事了。而后,江澄分化为地坤,被蓝曦臣——天赋秉异的当今圣上,一代天乾标记之后,两人公布恋情,全按民间嫁娶的习俗来办,连聘礼都下了,将江晚吟接近宫去,大概呆了七天之后,江澄重新归家,成为以为出入自由的皇后娘娘。俗话说:后宫不得干政,可这位就是干了,还光明正大。皇上为昭示其身份,给予一件红鸾凤袍,可以在上朝的时候穿,可以说是将两人的感情公之于众,蓝曦臣曾对不服气的人说:这江澄是我的皇后,我就这么宠,你们有什么意见?霸气至极。

江澄分化只是相对其他人较晚,别人都是15到16岁左右分化,江澄硬生生是等到了17岁才分化,当夜江府的尚书大人不在,全府上下一片慌乱,唯有尚书夫人快速封锁了消息,想给儿子一个选择。可不只怎的,消息还是被泄露了出去,被就近居住,只隔了两条街的丞相知道了,赶快带着自家儿子赶来,在这里说一句,那家人都长得有点像猪,总之就是很丑,我找不到其他形容词了。丞相带人硬闯进来,还直接挥开了堵在门口的虞夫人——也就是尚书夫人,导致虞夫人不慎磕到了旁边的柱子上,顿时流出了鲜血,当时就有一部分人的注意力被吸引了过去,也就是乘着这个空档,丞相直接将自己儿子退了进去,然后便堵在门口,防止任何人进去。

这边声音大,隔壁兵部尚书家也听到了,幸好隔壁兵部尚书家的儿子魏无羡作为江澄的同窗好友,了解江澄的心性,以及他已有所爱之人,对方也同样爱他这件事,急忙做出反应,吩咐了人去皇宫通报,直到皇上出来为止,同时自己又凭借以身武功,直接打了丞相,冲进了屋里。据他所说,他进去的时候,看到瘫坐在一边的江澄,额头上流着血,显然是被人用力撞击到地下导致的,手里拿着一根带血的簪子而另一边,丞相家的儿子正一脸疼苦的捂着眼睛。魏无羡把房门关上,阻止外面的人进来,然后就暴打了丞相家的儿子一顿,果断干脆。

约摸一炷香的功夫,皇上便赶到了,魏无羡将丞相儿子拖出来,让蓝曦臣进去进行标记。大概七天过后,情讯过去,蓝曦臣出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撤了丞相的职位,大概就是冲冠一怒为红颜。

事后,大概就是嫁娶什么的,两人就正式在一起了。当然,中间还发生了很多事,不过最后都化险为夷了,总之,这是一个拥有好的结局的故事。哦对了,还有值得一提的是,兵部尚书家的儿子魏无羡成为了,静王爷蓝忘机的爱人。

难得写一篇双蓝,文笔渣,别嫌弃

我感觉我弄不出加粗和删除线了 ,连链接你弄不出来,试了几次都没用,谁来救我

【风情双玄】慕情师青玄互换(二)

★ooc致歉

★原本我是打算咕咕咕的,但为了表达我对尘绝的爱,我还是码了,在这里实力表白尘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尘绝 

一在这里→http://zishiyezhongyu.lofter.com/post/1f5b2f69_12a5708d5

而此时,贺玄再知道了事情的始末之后不禁扶住了额头,他看着坐在自己面前一脸从容的“师青玄”,摆着真的师青玄从未有过的表情,似乎还是有那么一点戒备和不懈。嘛,这毕竟是玄真将军嘛。 


黑水将手抵在太阳穴上,又一次不情不愿的与师无渡通了灵。


师无渡虽然是师青玄的哥哥,但他和师青玄的相恋并没有改变他和师无渡的关系。两人的关系一直都很僵,互相看不惯,只有在师青玄有事的时候才会互相通灵。说实话,如果不是青玄,贺玄一辈子也不会和师无渡说什么好话。


“你终于通灵了,都不关心青玄的吗?这么慢!”


“……我现在去上天庭。”言简意赅,话不投机半句多。


“等一下,南阳将军让我问玄真将军的魂魄是否在青玄身体里?”


“是。”


“那你快一点,磨磨蹭蹭的。”


“……”这是亲家,不能打,拔掉头什么的是不行的。


慕情看着贺玄不太高兴的表情,翻了个白眼,明明是一家人,怎么关系搞那么差?整天都不知道在干什么,看风信……


贺玄一转头就看见“师青玄”翻了个白眼,一副孤高仙子的样子,然后脸又莫名其妙的红了起来,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现在他只想赶快让两人换过来,不然他会疯的啊!


其实黑水不知道的是,师青玄用慕情的身体做了更夸张的表情,以至于南阳将军和水师大人已经疯了。


此时的天庭也并不冷静,裴茗去找了灵文,让她查证原因;师青玄好不容易从一开始的慌乱中缓过神,现在正吃着糕点,师无渡坐在旁边给他顺毛,动作轻柔,完全没有以往给人带来的那种张扬跋扈的感觉;风信坐在一旁撑着脸看着师青玄,一边想慕情什么时候也能乖乖的坐着吃东西让他顺毛,一边祈祷着黑水赶快来。他是第一次,这么期待一个鬼王来到上天庭。


大概在贺玄给师无渡通完灵没多久,师青玄吃了一两块点心之后,水师殿前大门被推开了。


“问到了吗?”师无渡以为来者是裴茗,毫不客气的问道。


“什么都没有问道,怎么可能问的出来?”


“你是废……呃……”师无渡一抬头,就看见贺玄站在门口,后面跟着“师青玄”,一时语塞。

师青玄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从满盘的糕点上移开视线,抬头就看到了自己喜欢的人,直接蹦起来冲过去抱住了对方。


这是师青玄的习惯性动作,但他忘了,他现在用的是慕情的身体,而慕情素以孤高美人闻名,是做不出来这种举动的,就算是对着风信也不会,除非喝醉了酒。


当然,喝醉了的玄真将军究竟和何种风情,我们也不知道,这种事,得问南阳将军 。<strike>那个用小麦制成的南阳将军</strike>


看到师青玄用慕情的身体做出了这种事,在场的其他四人齐齐脸黑,心中所想各有不同,但总之都不好就对了。


可好巧不巧,正当师青玄搂着贺玄的脖子蹭的时候,灵文来,然后就看见了这样的一幕,慕情搂着贺玄的脖子,非常亲昵,贺玄黑脸,但始终没有推开对方,风信,师青玄,师无渡选择观望,三个人表情都不好看,灵文感觉自己还看到南阳将军头上一篇青青草原。


“贵圈真乱。”灵文在这样表态之后,关上门选择离开,然后又被拉住。


“诶等等灵文别走,你又不是不知道情况,大概再查一下。”


呵!男人,说好的三毒瘤呢?为了跟你的水师兄亲热把三天三夜没睡觉的我从梦中喊起来的大猪蹄子。



灵文在听了一遍具体情况之后,不禁扶额,就算她记性再好,也找不到可以修复的办法啊,通常灵魂互换都是因为法阵什么的,哪有一阵烟雾就让两人互换了?而且还过了那么长时间才换过来?那妖物临死前吹那么一下只是想让他们换个灵魂?


灵文越想越深奥,干脆放弃思考,原本撑着脸的手放了下来,直视这对面的人,然后面无表情的说道:“等吧,说不定时间到了就换回来了。”


“我操了!这是什么办法?”风信一想到可能永远换不回来了,直接拍桌而起。


“不然你改个天命,把那妖怪复活了再去问一下他?”


“算了。”


于是乎,四人就坐在水师殿等待光明的到来(bushi)。


大概坐了三四个时辰,师青玄的糕点也差不多吃完了,心中倍感无聊,干脆站起来提议要去鬼市,结果接到了慕情的一个大大的白眼。


“玄真将军,我从来不会做这种表情!”


“我会。”慕情虽然换了一个身体,却依旧保持原有的风度,他端起面前的茶杯,轻轻泯了一口,然后淡淡的说出了这两个字。


师青玄有点不高兴的鼓起嘴,丝毫不觉得用慕情的身体做这种表情有什么问题 ,慕情确实有点看不下去,撇开脸看向风信的位置,却发现风信竟是在憋笑,忍不住生气踹了风信一脚,风信习惯性的回了他一拳,也不看对方现在是什么状态,就用平常的打架的方式打在了慕情的胳膊上,但……对方现在用的是师青玄的身体啊……


贺玄看到这一幕,有点脸黑,正准备出手做点什么,就感到迎面一阵海风吹来……


是水师大人。


很不巧,风信做那个动作的时候,师无渡正从后殿拐回来,然后就看到风信打了师青玄的一幕 。师无渡在上天庭作为出了名的帮亲不帮理,看到这般情景,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给了风信一扇子。


我不管你到底是想打谁,反正你碰了我弟弟,就是要被水淹。大概内心活动就是酱紫的。


被水淋湿了的风信呆呆的坐在椅子上,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倒是慕情“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风信转过头去,看到慕情捂着嘴笑的一脸灿烂,注意到风信的目光之后,又重新板起脸,装的一脸严肃。


风信也不顾自己浑身湿透,歪过头,一脸温柔的对慕情说:“以后多笑笑吧。”


慕情听了这话,瞬间有点脸红,但最终还是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好不留情的道:“看你笑的就跟傻子一样。”然后又抓起风信的手“你全身都湿了,也不去收拾一下吗?”


“嗯,我现在就去。”风信站起来的同时,还拉了一把慕情,“和我一起去吗?”


“去,我怕你收拾不好,看你平时麻麻乎乎的。”


然后,两人也不顾其他人的看法,就那么走了……<strike>走了……到了颓圮的篱墙,走出这雨巷</strike>

【花怜】灵魂伴侣

★ooc致歉

★大概是个系列,梗是来自于 @摇光☆ 

★换了个自己画的沙雕头像,深刻体会到了自己画渣的程度



我是一只水妖,大概在二十年前左右淹死在了这篇湖水里,因为生性懒散,又对于这片湖水所拥有的静谧十分喜爱,所以未曾离开湖水,也为曾害过人,当然,也没有好好修炼。

这篇湖水位于森林的深处,是一处不易被人找到的地方,我就在这里日日与游鱼玩耍,与偶尔停歇于此的飞鸟相伴。前几天,有一只鸟儿说,仙乐国最近举办祭神的活动,热闹非凡,推荐我去看看。不过,我对此没有什么兴趣。

根据时间来看,大概在那场所谓的祭祀过了一两天之后,湖水边迎来了一个孩子。

原本静谧的环境被一阵脚步声打破,活人特有的喘气的声音回想在空旷的森林里,说实话,对于这种声音,我还是很思念的,以前躺在自己的恋人身边的时候,我就常常听着他的呼吸声入睡,嗯,我们俩都是男的。

那孩子所带来的所有改变将我从睡梦中惊醒,活人的气息指引我浮上水面,当然,我是不会害人的,这只是出于好奇而已。

我缓缓浮出水面,隐身与一片叶子之下,只露出一双眼睛。我看到了一个大概只有五六岁的孩子,衣服破破烂烂的,布满灰尘,头发也有点乱糟糟的,右眼还绑着绷带,我不禁皱了皱眉头,心里抱怨道:这孩子父母咋管的?

那孩子坐在湖边,平稳自己因跑步过来而变得慌乱的呼吸。在他喘了几口粗气后,他伸手解下了头上的绷带,我不禁有些感叹,原来这孩子的右眼睛竟然红色的,怪不得要遮住,不然会被当做怪物来看吧!

他将有些灰蒙蒙的布带捧在手心里,望着湖水,渐渐笑了出来,似乎是看到了什么宝物一样。嘛,应该是借湖水当镜子看那只红色的右眼吧!可能他还是很喜欢那只右眼的。

我觉得在看下去也是无聊,不如睡觉,在梦里享受自己期待的东西。正当我沉入水底闭上眼睛准备再次沉入睡眠的时候,我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画面。等等!那孩子的右眼皮上!好像有字!

我再一次浮出水面,可那孩子已经绑上绷带离开了。

我又忆起从前我的恋人举着他的手臂给我看上面写的“我心悦于汝”,开心的对我说:“你看!这是灵魂伴侣的标记,当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说的话浮现在对方的身上某一处时,两个人就会永远在一起!”当时我以为那只不过是我恋人画上去为了逗我玩的,没想到,真的存在啊。

毕竟不可能往自己眼皮上画呢……

大概又过了几百年,我数不清了,我来到了鬼市,却意想不到的在那里碰到了我的恋人,他死后似乎是一直在鬼市等我,我不禁有些懊恼,应该早点来到鬼市的。

在鬼市,我还遇到了另外一个人——那个孩子。

现在,他的身边多了一个白衣道人,听我的恋人说,那是他们的大伯公,城主等了大伯公几百年。

哦,这样啊,那我,算不算是见证了他们的恋情呢?

暮光(七)

★ooc致歉

★一周没有更文了,今天用的也是存稿,我的存稿瑟瑟发抖



这一小插曲过后,蓝家整顿了内部事务,青子衿作为这次布阵的总负责人,即使没有酿成太大的错误,但依然受到了一点惩罚,不过并无大碍,只是抄了几遍家规,被关了几天禁闭。

然后,就是由姑苏蓝氏举办的清谈会。

清谈会当天早上,蓝忘机收拾好衣着之后,准备叫魏无羡起床,回头却看到他瞪着眼睛看蓝忘机,似乎是早就醒了。然后默默开口说了一句:“我能不去清谈会吗?”

蓝忘机走到床边,握住他的手,以示安慰。

“你不想见那个江晚吟?”

“嗯……那一句对不起……哪能还清全部啊……”

“金丹,够了。”

“我还是……”

“我不强求你。”

蓝忘机抚上他的眼睛,低下头,在魏无羡耳边低语:“睡吧,我会很快回来。”

蓝忘机走后,魏无羡用胳膊挡住了眼睛。其实他昨晚一直没睡好,晚上一直在做梦,梦到了以前和云梦的弟子在一块乘凉,摘莲蓬,打山鸡,梦到江厌离端着西瓜和莲藕排骨汤问他喝不喝,梦到江澄骂他不要脸,然后他就看一枚独属温家的信号弹飞上了天,在天空中炸开一朵艳丽的花,他听到一个女人刺耳的声音想起,然后便看到江叔叔虞夫人江厌离的尸体摆在他面前,原本一直在他身边的江澄也渐渐长大,眉间多了几分阴狠厉,而后越走越远。

魏无羡翻身下床,走到蓝忘机藏天子笑的地方,拿了几坛天子笑喝,他有点狠自己酒量太好,喝不醉,醉了之后就能暂时忘记一切。他还记得温情曾经说过:“借酒消愁愁更愁,你少喝点。”是啊,借酒消愁愁更愁,魏无羡现在只感觉耳目清晰,往事更是一遍遍再魏无羡的脑海中回荡,反而更加忧愁。

魏无羡放下酒坛,索性站起来转圈圈,最后竟是坐下拿起了蓝忘机放在桌子上的家规。他看着书上的写的密密麻麻的家规,觉得有点头疼,又想想那被罚抄书的三个月,都觉得那个时候要是没有蓝湛,自己都撑不过去,他想想那时候给蓝湛看春宫时蓝湛的表情,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正准备继续找找有什么好玩的,他就听到那外面一阵吵闹,其中似乎还有思追的声音,还有人叫了声鬼将军。魏无羡心下顿感奇怪,思追虽为小辈,但一直十分遵守蓝家的规矩,还记得他刚重生被带回云深不知处时,每每蓝景仪提醒他这不对那不对,思追多会先喊住景仪,然后再温声劝告他。按理来说,若不是有什么急事,思追是不至于再云深不知处大声喧哗,甚至还将鬼将军带进来的。

魏无羡看了一下窗外太阳大概的位置,现在清谈会已经开始了,蓝家的长辈基本都在清谈会上招待各个家族的宾客了,他总不可能放着这一群小辈忙手忙脚的不知道在干什么吧!

魏无羡叹口气,果然自从回来就不得清闲。他站起来理了理衣服,然后推开门,对着一群小辈喊道:“诶诶诶,我说思追儿呀,你们在干什么?这么吵吵嚷嚷的?”嗯,用了一贯的语气,应该不会有人看出来他心绪不宁吧……

“魏前辈。”思追走上前,拱手道:“方才鬼将军在云深门外找到了一人,似乎是受了重伤,我们正在帮忙把人抬到屋里。”

魏无羡听了,走上前,看了一眼!被温宁抱在怀里的人。对方浑身都沾满了血,隐约可以看出来原来穿的是素白的衣服,衣服下摆似乎还绣了鹤,戴着一对样式比较中性的耳环,束发的是一个银环,上面的图案很繁琐,还坠了一颗宝石,应该是非常贵重的物品。腰间别了一把剑,剑上挂着一颗珠子,发着柔软的光,珠子被一些枯了的藤条绑着,感觉组成了一个阵法,禁锢这某种东西,魏无羡总觉得在哪里见过这种珠子。

“可知来人身份?”

“不知。”

“不知你们就抬进来?”魏无羡有点担忧,这群小孩子真是太没戒备了。

“身份能有人命重要?”蓝景仪一下子插了进来。

“当然,你们忘了义城啦?”

当初一起经历义城时事件的众小辈一阵沉默……

“哎算了算了,你们先找间空余的客房抬进去,把剑什么的都拿走,好好存着,衣服也给换一套。温宁先跟着去,我待会就来。”

“是,公子”“知道了,魏前辈

★ooc致歉

★沙雕段子来一发,自认为超级甜


子钟:你好,江宗主,请你用动物来评价一下你的恋人蓝曦臣


江澄:平时像金毛,哔——的时候像狼,我遇到危险的时候像狮子。


子钟:为什么这么说?


江澄:平时他特别喜欢往我身边蹭,虽然很烦,但对人也还可以,也就马马虎虎;哔——的时候就更烦人了,特别喜欢咬人,还强势;我遇到危险的时候,他通常会很生气,然后光凭其实就可以唬住全部人,不过这也只是别人说的,在我眼里没啥差